东方园林(002310.CN)

“出入”东方园林 何巧女负债抢人扩地盘

时间:20-08-17 17:33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 王迎春 北京报道

创始人何巧女已很久没在东方园林(002310)(002310.SZ)露面,迫于资金压力,她出让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位置已近一年,并卸下除股东之外的所有身份。进入今年7月,两条有关她的信息引人警觉,她名下的部分股票,因与两家券商的质押融资没有及时还款,先后被冻结。

此时,上市公司在国资控股的新局面下,仍在努力修复创伤。若何巧女的股票质押盘又被债务打翻,上市公司在控股权层面刚刚建立的新秩序是否会因此动摇?《中国经营报》记者观察,入局者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以下简称“朝阳国资”)仍在依赖表决权,没有成为第一大股东,增持并未发生,而上市公司的债务已渐次将其捆绑。出局者何巧女也并未停下脚步,当前,她名下的公司正在全国多个城市招兵买马,在多个领域攻城略地。

仍为第一大股东 质押盘风险暴露

2018年10月18日,一份盖有政府某主管部门公章的函件在业界流传。记者曾就这份文件的真实性与东方园林方面求证,确认真实。函件内容为,主管部门建议23家金融机构从大局出发,给东方园林的控股股东时间,建议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冻结股份的措施。

上述时间点,东方园林的控股股东正是何巧女。在上述函件发出之前的两个月,东方园林股价暴跌。为狙击这场风暴,2018年8月27日、28日,何巧女仅在两天之内就做了10次股票质押交易,其中8次为补仓,这些紧急补仓动作涉及7家金融机构。

此时,上市公司尚有多笔债券仍在市场流通,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居高不下,而整个宏观市场正在紧信用、降杠杆。为防止控股股东的风险向上市公司传导,在主管部门的支持、金融机构的配合以及相关方的努力下,何巧女及上市公司开始全力自救:增持、向债权人争取融资延期、债转股、向境内外发行期限不等的债券等。其中,引入新股东——朝阳国资,成为最关键动作,此举一下子稳定了正在离散的市场信心。

2018年12月6日,朝阳国资以旗下平台——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盈润汇民”)出资10.14亿元,收购何巧女与丈夫共同持有的5%股份。2019年8月2日,朝阳国资以旗下另一个平台——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出资7.92亿元,再次收购何巧女5%持股,以及她与丈夫共同持有的16.8%的表决权。

也就是说,在一年间,朝阳国资先后共动用超过18亿元现金,从何巧女夫妇手中共买下10%的股权,及另外16.8%的表决权,合计控制上市公司26.8%的表决权,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完成上述交易后,何巧女持有上市公司33.39%的股份,仍为第一大股东,其夫唐凯持有5.74%的股份,夫妇合计掌握的表决权仅为22.3%。

据Wind资讯统计,截至当前,何巧女手中99.92%的股份仍处于质押状态,唐凯手中持股质押比例更高达99.95%。

2020年6月22日和7月2日、3日,上述质押盘的风险再次溢出,何巧女与安信证券、平安证券开展的股票质押融资业务,因何巧女未能及时还款,而遭这两家券商启动违约处置流程,在上述3个交易日对3批股票进行强制平仓。

7月7日,上市公司再次披露,何巧女与华创证券开展的2笔股票质押融资也没有及时还款,华创证券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将何巧女持有的7.5%的股份冻结。13日,有关何巧女又一笔违约出现,她与中信证券开展股票质押融资,但未能履行还款义务,后者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将何巧女持有的3.04%股份冻结。

正在全国招兵买马

解除警报的消息还未等来,风险还在加码。7月29日,有债权人通过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将何巧女与唐凯的部分股份冻结,涉及数量近2130万股。关于冻结原因与债权人具体信息,上市公司并未披露。

自出让实际控制人的位置后,何巧女亦卸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不过,在上市公司的一部分子公司仍保留着职务。如,工商资料显示,她在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东方园林集团文旅有限公司(注册资本9亿元)、上海普能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仍在担任董事长之职;在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天津东方园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仍在担任执行董事等。

上市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何巧女确实已辞去在上市公司的职务,并且双方之间的借款、担保关系已全部了结。2018年12月,在获得朝阳国资10.14亿元股权转让款后,何巧女将其中的9亿元借给上市公司,这笔债务已于2019年12月27日结清。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甲10号院104号楼是上市公司的办公所在地,也是何巧女当前名下最重要的资产——北京东方园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控股”)的办公所在地。多方信源显示,何巧女大概率仍在这栋楼办公。

工商信息显示,截至当前,何巧女担任法人代表的公司还余下15家,其中注册资本达1亿元以上,且在上市公司体外、属于何巧女名下的有7家,其中5家位于天津自贸区国际物流区第3大街8号。这些公司的产业分布于基因科技、养老、生物医药、健康管理、医疗投资等,它们中大多数成立于2017年3月。

这些2017年成立的新公司注册资本均在1亿元,不过,它们在2018年6月至8月又被简易注销,这种注销方式意味着它们刚刚领完营业执照,还没来得及展开经营活动。注销的时间点,恰好是何巧女两年前那场资金危机爆发之时。

显然,那场危机打乱了何巧女的扩张步调,不过,天津自贸区这批正在起步的企业胎死腹中并不能说明全部。来自其他信息的反馈显示,何巧女并没有停下脚步。

一家猎头网站显示,东方控股正在招198个高管职位。这些职位分布于北京、成都、广州、重庆、西安、太原、呼和浩特、长春、南宁、昆明、郑州、贵阳、长沙、合肥、济南等,遍及东北、华北、华中、华南、西北等中国各大区域,其中拓展总经理、投资拓展总裁、拓展总监等拓展类岗位设置最多。

上述职位覆盖多个产业,如智慧城市、古镇运营、农业、农村改造、智慧养老、智慧社区、智慧停车等。

不过,何巧女当前质押盘已经出现的资金链风险是否会影响其名下公司的融资?一位长期跟踪这家公司的业内人士对记者介绍,何巧女正在解决债务问题。何巧女当前在东方园林的质押盘风险若继续得不到改善,将来若再次发生股票冻结、强制平仓等事件,依附于其上的部分表决权发生改变,这是否会影响朝阳国资的实际控制人地位?对此,上市公司的采访回复函没有正面回答这一问题,仅陈述朝阳国资是当前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当前,唐凯仍为上市公司董事,记者就何巧女最近的工作动态通过上市公司向其咨询,未收到回复。